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工业散煤治理成效初显 下一阶段以小窑炉散烧煤削减为主

时间:2019-09-17 04:42   tags: 公司新闻  

工业散煤治理成效初显 下一阶段以小窑炉散烧煤削减为主

在全国范围内,2018年散煤削减量约6100万吨,工业领域的散煤削减贡献在72%,其中淘汰关停工业小锅炉2.3万台,削减散烧煤约720万吨;通过淘汰落后产能、工业窑炉专项治理、“散乱污”企业关停等措施,削减建材行业小窑炉散烧煤约3700万吨,工业散煤治理力度持续加大——近日,《中国散煤综合治理调研报告2019》(下称《报告》)给出了我国散煤治理的成绩单。


上述报告由中国工程院院士贺克斌牵头,联合中国煤控研究项目散煤治理课题组(下称“课题组”)、中国节能协会等多家机构,经实地调研、系统摸底而编写。从中不难看出,无论是削减数量、治理贡献,还是污染物排放、待压减空间等指标,工业散煤均位居首位。作为不折不扣的治理“主战场”,工业散煤值得关注。


“好吃的肉基本吃得差不多,


剩下多是难啃的硬骨头”


我国散煤消费主要集中在民用、工业两大领域,后者用于燃煤小锅炉、小窑炉,涉及水泥、砖瓦、陶瓷等传统行业。由于产能相对落后,企业点多面广,工业散煤污染排放大、监管难度大。


根据国务院印发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综合整治工作于2017年集中铺开。记者了解到,当年仅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燃煤小锅炉的实际淘汰量,就达到10万余台。


在此基础上,《报告》显示,治理覆盖的区域范围进一步扩大,除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等重点区域,其他省市也相继出台实施方案、制修订地方锅炉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2018年,全国共计淘汰燃煤工业小锅炉2.3万台,相应减排颗粒物、二氧化硫及氮氧化物分别约17.2万吨、11万吨、2.2万吨。


以行业为单位,工业小窑炉治理同步进行。例如,在量大面广的砖瓦行业,去年淘汰企业超过1万家。课题组粗略估算,仅此一个细分领域,就减少煤矸石、低质散烧煤约3030万吨。“砖瓦行业治理长期混乱,是我们困扰已久的难题。在散煤治理的带动下,行业淘汰了一大批落后产能,产业结构逐渐优化。从今年调研情况看,产品价格有所回升,企业效益呈现增长,反过来也给加大治理提供了可能性。”中国砖瓦工业协会副会长田延平感慨。


不过同时,田延平坦言,今明两年进入治理的关键期,任务依然较重。“前期,好吃的肉基本吃得差不多,剩下多是难啃的硬骨头。这意味着,不能一味简单延续淘汰等已有措施。”


同样看到“难点”的,还有北京市劳动保护科学院大气污染控制研究室博士高佳佳。“随着35蒸吨以下锅炉陆续淘汰,剩余重点工作之一,是对65蒸吨以上锅炉的节能和超低排放改造。工业企业与电厂所用的锅炉有区别,改造不能照搬电厂模式,而要制定符合自身特点的技术路线。但目前,对此尚无明确说法。”


种种问题背后,《报告》总结认为,治理工作的统筹和协调性仍待加强。“散煤治理的复杂性,决定了跨部门、跨行业、甚至跨地域的必要性。工业散煤治理主要涉及工信部、生态环境部、国家发改委等多部门。各部门虽责任明确,但因出发点和着眼点不同,主要关注自己部门的任务,在政策制定和实施上缺乏统筹,部门之间缺乏有力协作。”

工业散煤治理成效初显 下一阶段以小窑炉散烧煤削减为主

下一阶段以小窑炉


散烧煤削减为主


“2017-2018年,民用散煤、35蒸吨以下的工业小锅炉,以及建材等行业的小窑炉治理,共计削减散煤约1.26亿吨。考虑治理进入深水区、难度加大,力度不能放松,建议今年减少散煤4500万吨,2020年力争再减3000万吨。”课题组相关负责人预测认为,在此背景下,工业散煤仍将是治理的主要领域,且下一阶段以小窑炉散烧煤削减为主。


具体工作如何推进?《报告》建议,针对燃煤小锅炉,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两大重点区域,着重在于持续发力,以深入核查、彻底治理、巩固成效。而在非重点区域,治理要快速跟进,杜绝污染转移,“可从全面淘汰10蒸吨及以下燃煤小锅炉,逐步深入到建成区,淘汰20蒸吨及以下的燃煤小锅炉。”


针对工业小窑炉,由于涉及行业多、企业散,《报告》建议重点升级相关行业的落后产能目录,与时俱进完善各行业的标准体系,加快淘汰落后、促进产业升级。“由于各地政策存在差异、实施力度不一,部分地区出现关停措施不彻底、散煤死灰复燃等现象,还有部分行业出现落后产能、污染排放的转移。在下一步治理中,应予以特别重视。”一位业内人士提醒。


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工程技术研究院总工许泓进一步表示,因不同行业的工业小窑炉情况各异,加之前期淘汰、关停等行动的影响,行业格局实际已发生改变。“这样一来,治理方案提出的措施,本身可能非常好,到了实施过程中却不是那么容易落地。在制定政策、着手治理之前,我认为,先要梳理清楚各行业的窑炉现状,据此分类施策,才能避免无章可循、盲目改造。但就摸底本身,也是一个比较难的过程。”


这一说法得到田延平的赞同。他表认为,若是缺乏充分调研,可能导致政策制定频繁变动,“企业按照原有标准增加了投入、上马了设施,满足要求规范没多久,新的标准很快又加严了。尤其对于一些中小企业来说,可能再次面临排放不达标等情况,既影响企业自身,也影响治理效果。因此,从一开始就要做好科学、合理的顶层设计。”


我国散煤治理路在何方?重在“因地制宜”和“持续推进”


蓝天白云,碧空如洗。今天(8月30日),第四届中国散煤综合治理大会在北京如期举行。本届大会由中国节能协会、煤控研究项目主办,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世界自然基金会(WWF)、能源基金会(EFC)共同支持,旨在持续推动 “十三五”期间有效解决散煤问题和实现大气污染防治第二阶段的目标。


江亿就如何实现散煤治理提出三点建议


“首先,应该严控散煤市场,从源头控制,防止劣质散煤流入市场;其次,大力推行优质煤替代、清洁能源替代,实现清洁利用;第三,通过淘汰落后,提高准入标准,应用先进高效节能技术等多重手段、多措并举实现煤炭的减量化。”中国节能协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江亿就如何实现散煤治理提出三点建议。他在致辞中指出,2018年,国务院发布了《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北京、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等地方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关于散煤治理、清洁取暖的政策,实现了散煤削减量约6100万吨,促进了空气质量持续改善。


会上,发布了《中国散煤综合治理调研报告2019》和《建筑领域“十三五”规划实施煤炭消费中期评估及后期重点工作研究》两份报告。


其中,《中国散煤综合治理调研报告2019》预测,按照当前国家和各省市工作部署,2019年散煤削减量有望达到4500万吨。工业散煤治理方面,京津冀及周边“2+26”个城市重在巩固,汾渭平原需加大力度,非重点区域则要快速跟进;民用散煤治理方面,应遵循建筑节能先行,并坚持“替代优先、清洁煤保底”的思路,充分落实“四宜”原则中的“宜”字,解决相关配套问题。特别是应该全面准确地理解“宜煤则煤”的指导原则,坚决完成“2+26”个通道城市和汾渭平原11个城市的散煤显著削减和清零的目标。政府补贴需进一步优化,应建立按地区经济水平分档的固定产出补贴标准,同时建立绩效补贴机制,对于年度绩效评价结果为“优秀”的城市给予额外的奖励资金;居民补贴应建立差异化的补贴标准,充分考虑居民收入水平的不同与清洁取暖技术的差异,并提出运行补贴退出机制;企业补贴方式应优先考虑贷款支持以及价格和税收优惠,建立产业投资基金,并重点支持民营企业。此外,政府应建立明确的协调管理机制,明确各部门的职责,共同推进清洁取暖改造任务。同时,政府应加强实地调研和信息公开,完善目标考核方式、评估机制和信息反馈机制。


《建筑领域“十三五”规划实施煤炭消费中期评估及后期重点工作研究》报告分析了“十三五”中期建筑领域煤炭消费情况,评估了“十三五”中期建筑领域热源侧煤炭替代和用户侧能效提升进展情况。报告预计到2020年,北方地区建筑领域煤炭消耗为2.66亿吨标煤,比煤控研究项目提出的煤控目标2.30亿吨高出15%。报告指出,我国“十三五”中期建筑部门节约标煤约5250万吨,符合政府“十三五”规划预期。其中,通过城镇新建建筑全面执行国家最新建筑节能标准、引导重点地区制定75%或更高的地方标准、积极开展超低、近零能耗建筑建设示范、鼓励农房按照节能标准建设和改造等措施节约标煤2250万吨;通过节能改造既有居住建筑2.5亿平方米,节约标煤约800万吨;通过节能改造公共建筑5000万平方米,节约标煤约700万吨;通过推动可再生能源建筑应用节约标煤1500万吨。报告指出,用户侧能效提升和热源侧煤炭消耗替代是降低我国建筑领域煤炭消费的主要手段。报告建议未来我国应全面提升建筑节能水平、深入推进清洁取暖工作,并加强科技创新能力建设、积极推进国际科技合作。


煤控研究项目核心组专家、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高级顾问杨富强指出,北方清洁取暖的重点和难点在农村,农村清洁取暖的重点和难点是落实“宜”字原则。基于中国能源转型和低碳发展的长期愿景,以人为本,把改善室内空气污染、保护公众身体健康作为宗旨,散煤治理应坚持“清洁能源替代优先,洁净煤保底”的基本原则,保障农村居民平等获取和使用清洁能源权利的同时,确保财政补贴的可持续性和居民经济的可承受力,保障持续有效的散煤治理工作,力争在2020年基本解决散煤问题。对过渡性方案“洁净煤”的使用要提出包括过渡时限、利用方式、排放标准等一系列要求,并将其纳入相关规划、补贴政策和考核指标,避免散煤复烧,真正落实“宜”字。“今冬明春”的空气质量是否持续改善而不出现反弹是2019年散煤治理工作的晴雨表。

工业散煤治理成效初显 下一阶段以小窑炉散烧煤削减为主

嘉宾代表分别从不同角度分享了体会和感受


据悉,大会期间,同时举办了两个平行论坛,包括“解决方案”和“地方经验交流”分论坛。其中,“解决方案”分论坛围绕“北方清洁取暖建筑节能优先”、“民用散煤治理坚持因地制宜、”“工业散煤治理加快淘汰落后”三大主题展开讨论;“地方经验交流”分论坛则围绕“财政补贴和成本分摊机制”、“京津冀及周边散煤治理经验”、“汾渭城市散煤治理经验分享”等主题进行探讨。各位嘉宾代表分别从不同角度分享了体会和感受,现场掌声不断。


政府采购信息报/网记者从现场了解到,中国节能协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江亿,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陶澍,亚洲开发银行能源技术总顾问翟永平,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吴吟,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原副总工程师杨金田,以及来自国家发改委能源所、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等权威专家出席了此次大会并作发言。包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专委会等单位的专家代表,以及来自山东、山西、河南、河北、北京、西安、洛阳等省市专家在内的约300人参加了此次大会。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